口述南航|鹤发银丝映日月,丹心热血沃新花

作者:   发布于:2021-05-11   浏览量:279   文字: [] [] []

  

1932年,14岁的许光锐乘船从泰国出发,历时一周,漂洋过海,辗转来到上海求学。1938年,他就读于西南联大数学系,是西南联大的第一届学生。战乱时期,学习条件非常艰苦,经历学校多次搬迁。“老师越教越瘦,但学生越学越有劲,老师和学生都很了不起”。毕业之后,许光锐继续进入革命大学进修,在华北大学俄文系学习俄文,为后续的翻译事业、破除中国技术引进的语言壁垒奠定基础。

1

在西南联大学习期间,许光锐遇到了很多了不起的老师,教数学的华罗庚,喜欢刻图章的闻一多,教习诗学的冯志,也遇到了后来成为著名翻译家的许渊冲等了不起的同学。许老说道:“西南联大为什么培养了那么多的人才,比清华北大三十年培养的人才还多?主要是因为我们有好学生好老师。西南联大校长梅贻琦有一句话,‘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名师才能出高徒。在他10余年的学生时代期间,许光锐逐渐向着心中“了不起的老师们”看齐。在毕业时,他被分配到了彼时尚未建设完成的南航,成为了一名教师,进入教书育人队伍,接起老师们的传承棒,开始了长达半生的教师生涯。

2

 

3

许光锐不仅参与了南航的筹办,也是外语系的创办者。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南航,我们是来筹办南航的,大概一共有17个奠基人。许光锐对学校外语系的建设付出了很多的心力,在教习外语的同时,还创办70多人的进修班,与学生一起翻译《直升机基本原理》等外语文献,让技术人员能直接接触国外科技,逐步了解到外语在航空技术学习中的作用。事实证明,航天方面的翻译工作发展起来后,对于学校甚至是对整个航空航天未来的发展都有极大的贡献。

4

翻译是许光锐老先生为之坚持一生的事情,期颐之年仍坚持写作、翻译,致力于传播爱和美。他提倡对古典文学、世界名著进行重译,先后翻译了马雅可夫斯基的《好》、普希金长诗《青铜骑士》《希克梅特诗选》和著名诗剧《回忆录》《花溪集》《诗集》等。

 

在提及对学校与学生的发展期许时,许老认为,要建设更好的大学,必须“和世界一流大学做比较,提高教学质量,出世界一流水平的文章”,提及学生个人成长时,许老先生希望他们“全面发展,有野心去世界第一流大学,向清华北大学习,向国外优秀大学学习,培养出德才兼备的学生。”

5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当被问及有什么话想对党说的时候,103岁的许老先生动情说道:“现在已经有9000多万党员了。我是1979年入党的,40多年了,还是希望自己可以继续为人民服务,成为真正的共产党员。不管是这次疫情还是之前的地震救灾,(都表明)共产党了不起的”,最后,他还强调“我们党不是为钱为名利,是为人民,我们党员也要用行动践行为人们服务的使命”。

 

 

 

 

 

作品赏析:

青铜骑士—彼得堡的故事

普希金   许光锐

序曲

他站在波涛冲击的岸边,

凝视着远方,心中充满

伟大的思想,大河在他面前

奔流;一只破旧的帆船

孤零零地在河上飘荡。

在长满青苔和泥泞的岸边,

到处是黑色斑点似的房屋,

贫苦的芬兰人的栖身之处。

太阳被浓雾遮住,

见不到阳光的树林

在四周飒飒作响。

他在想:

我们可以从这里威胁瑞典,

我们要在这里建一座城市,

让我们骄傲的邻居感到难堪。

我们得天独厚,天赐我们一个港口,

我们要打开通向欧洲的窗口,

并且要在海上站稳脚跟。

悬挂着各国国旗的商船

将航行在陌生的海域上,

到我们这里来做客,而我们

将为公海感到无比的高兴,

一百年过去了,这座年轻的城市,

北方国家的瑰宝和奇迹,

从树林的阴暗里和沼泽地

光彩夺目地建立起来了;这里曾经是

大自然的继子芬兰的渔民

孤独地站在河边低处

把用旧了的渔网洒向

深浅莫测的河水里的地方。

现在沿着热闹的岸边,

宏伟壮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各国的商船成群结队从世界各地

快速地驶向这繁华的港口;

涅瓦河穿上了花岗石的衣裳,

河上架起了牢固的大桥;小岛上

到处是绿油油的花园。

在这个比较年轻的城市面前,

古老的莫斯科显得黯然失色,

就像穿着紫衣裳的寡妇面对新后一样。

我爱你,彼得的创造,

我爱你庄严和谐的外貌,

涅瓦河的水流浩荡,

花岗石砌成的堤岸

刻着花纹的铁栏杆,

在你沉思的夜晚,

那幽暗中的透明,无月中的闪光。

当我在我的书房里读书和写作时,

不用点灯,空寂无人的街道,

依稀可见,海军部的楼顶闪亮。

不让夜的黑暗进入金黄色的天空,

曙光追赶着曙光,只给夜

半个小时的时间。

我爱你,严寒的冬天那静止的空气

和冰天雪地,雪橇沿着冰冻的

涅瓦河奔驰。少女的脸

比玫瑰花还鲜艳。

舞会上灯光辉煌,

笑闹声和谈话声混成一片,

还有那单身汉的欢宴,

酒杯冒着泡沫,咝咝作响,

潘茨酒燃起了浅蓝色的火焰。

我爱你战神操场上

有如实战英武的演习,

步兵和骑兵整齐的队列,

单调中却有一种美丽。

队列中一面面胜利的破军旗

随风飘扬,战火中洞穿的

钢盔闪闪发亮。啊,军事的

首都,我爱你堡垒的大炮齐放,

当北方的皇后给皇室

生一个皇子的时候,或者

当俄罗斯庆祝对敌人的

又一次胜利,或者当涅瓦河解冻,

蓝色的冰块流向大海,

因感到春天的气息而欢欣鼓舞。

彼得的城市,英姿焕发,

像俄罗斯一样,屹立不动。

也不要心怀不满,

惊扰彼得永恒的梦!

曾经有过一段可怕的时间,

人们对它还记忆犹新···

朋友们,我就给你们讲

一个当时发生的故事,

我的故事却十分悲伤。